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妙音助念团———

北京妙音助念团&一心关爱安养院, 发心帮助一切有缘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日志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2017-02-23 14:35:47|  分类: 往生者家属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键词北京佛教安养院;一心关爱安养院;北京妙音助念团临终关怀;助念往生。

 

引言

开篇之前还不得不提一下我的母亲我的母亲老人家过世已经年了她生命的最后八个月是躺在床上度过的刚瘫痪的几个月时间里她总跟我们说看见自己的母亲来了,看见自己的父亲来了就站在床边某某邻居来了,就坐在凳子上等等这些都是已经过世的人。再后来,她就开始大喊大叫,别拉我的腿了,疼啊,别拉了!救命啊!一天到晚都是这么喊。那种嘶声裂肺的哭喊,我们站在门外就听的清清楚楚。奇怪的是,根本就没有人碰她的腿,也没有看见她的腿动过。她总要求我们都围在她床边,晚上睡觉不能关灯。直到有一天我们给她请了三圣像,放在她床头。她立刻就指着三圣像中间穿着红色袈裟的阿弥陀佛像说,这个人来了,就在屋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听她哭叫过,也没有听她再提到那些过世的人。全家人的生活从此恢复了平静,一直到我母亲在佛号中安详去世。当时也没听说有助念团,我们就用念佛机助念16小时,到第二天下午4点钟殡仪馆拉走换衣服的时候,人家告诉我们说,遗体柔软。我们当时也不懂探视,也没有探视,所以到现在也不能确定母亲是否往生极乐世界。

 

下面开始介绍我的父亲

我父亲在2016年78日晚十时以临终状态入住一心关爱安养院,蒙佛菩萨加持身体得到快速恢复,又整整住了七个月,直到201729日安详往生。下面我把我父亲入住前后及往生的过程写出来,以此表达我们对安养院和北京妙音助念团师兄们无尽的感恩。

 

父亲的苦恼

母亲过世后家里就剩下父亲一人了。我们给父亲请了一位保姆来照顾饮食起居。通过简短的交流我们了解到这个保姆也是个苦命人。从见面第一天我们就劝她念观音菩萨,希望她改命。在半信半疑中,她开始念观音菩萨圣号。

开始的几年我父亲身体尚好,能自己出门散步,跟邻居聊聊天,日子过得也还算顺利。后来年老体衰就不能出门了,只好在屋子里扶着墙壁拄着拐杖慢慢走。从此就开始听收音机消磨时间,听各种老年保健节目。这些节目基本都是广告性质的,都在设法卖各种所谓的保健药,药效说得神乎其神。父亲很快把前些年辛辛苦苦积攒的钱全部花完,各种保健药买了很多,堆在床底下、柜子里、走道上。可是没有一种药见效的。糖尿病高血压腰腿疼,这些老年性疾病一样不少。与此同时我们发现父亲的另一个变化,那就是开始感到对死亡的恐惧。他总跟我们说,人的正常寿命应该是120岁。要多花钱去尝试各种保健药,也许有一种能帮助自己活到120岁呢。

收音机里天天都在卖各种保健药吹嘘的治疗效果我们看不下去有吹嘘联合国秘书长赞扬的有说美国总统来信感谢的反正怎么唬人怎么说。药的价格都贵的离谱,一个疗程起码几千元。吃几天发现不管用,就不要了,悄悄扔到垃圾桶。再买另一种试试。从来也不会去投诉,从来也不心疼辛辛苦苦省下来的那个钱。几年保健药吃下来高血压糖尿病没见好,医院的降压药降糖药还得照吃。老年人的钱太好骗了!钱不够,要求子女们无条件支援。几个子女都是工薪阶层,有的子女自己生活都困难,哪里有钱支援去买那些明知骗人的保健药呢?更何况这些所谓的保健药层出不穷,给多少钱都不够花呀!因为这个原因,有一段时间老人跟子女们的关系变得紧张。大家心里都很苦闷,我是多么希望老人家健康快乐啊!试想,在电台里吹嘘能活120岁的那几个人,他们自己又能活到120吗?

 

命运的转折

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刻,承蒙佛菩萨加持,救星出现了在某一次的闲聊中一位大德居士知道了我父亲的情况主动提出帮我们劝解到底是大修行人同样的话我们以前说过多少次都不管用而从这位大德嘴里说出来的话我老爸居然就能听还能接受。后来我们反省:一定是我们自己的修行太差了,德行不够,说出来的话不能感动人,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爱听,真是惭愧!这位大德还建议我们要到正法道场写牌位,超度一切跟父亲跟自己跟家人有缘的众生,恭敬礼请这些众生到道场修行。从此以后,我父亲就慢慢变了,很少再买那些不靠谱的保健药,也开始正视人生,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明白即使活到120岁也还是不能避免死亡,只有跳出六道轮回成佛菩萨才是究竟的道理。这位大德后来又亲自来给我父亲讲了两次佛法,父亲老人家非常欢喜。我们也适时跟老人讲解六道轮回的真相,劝他发愿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每一次我们参加放生或者到佛庙礼佛都问他要不要做功德,老人家都有乐捐。在一点一滴的小事中帮助老人家积德行善。家庭的气氛开始变好了,我们和父亲在一起共同的语言多了起来。

 

保姆的学佛感应

家里的保姆很有善根,起初她听我们劝她念观音菩萨圣号,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几年下来她孩子原来的慢性肾病居然好了,不药而愈。春节回家看望婆婆,家里气氛从原来的对立慢慢变和谐。以前总是做各种可怕的噩梦,梦见家里过世的亲人等等,现在这些都不见了。她家里诸事变的顺利,自己的身体心情各方面都变好,因而读《地藏经》念佛都更加精进。

我父亲住的是一个小两居,两个卧室一个门厅,虽然房间面积不大,但是每个房间都有佛像,到处都是佛菩萨。有的房间放念佛机,有的房间放播经机。24小时不间断。不知不觉之间发现夏天家里蚊子少了,去年夏天总共也就看见几只蚊子。其它蟑螂蚂蚁苍蝇也消失了。保姆偶尔看见一只苍蝇蚊子也是打开纱窗,让它飞出去。要知道我父亲是住在北京亚运村社区,是一楼的房间,房子外面有很多树木花草,以前这些飞虫是很多很多的。

然而父亲还是一天天变老了到了(2015年),他已经89岁高龄了。行动变得越来越困难,步履也越来越缓慢沉重。脑子也开始糊涂,有时候会问保姆,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到我们家做什么?有时坐在椅子上身子会倒下来。晚上睡觉会翻身掉到地上。有一天老人又摔倒在地,这次实在是没法扶起来了。保姆着急呀,她机灵一动,跑到观音菩萨像前虔诚祈祷:观音菩萨,请不要让老人受罪,这位老人一定是我前世的父母,我替他忏悔,请菩萨加持我把他拉起来。然后再回来用一只手轻轻一拉,居然毫不费力就把老人拉起来了,而且老人也没有感到疼痛。后来这样的事情多次发生。大家开始感觉到菩萨加持的力量。

 

结缘北京妙音助念团

2016年3月底父亲同意我们代他到寺庙做皈依。皈依后的一个月时间里,他没有摔过,一个月后又不行了。我们觉得老人可能不久于世了,考虑临终助念。在网上我们看了许多助念方面的文章,还是觉得自己没有把握能做好。后来我们联系放生团的负责人杨师兄,她推荐北京妙音助念团。看到这个助念团的要求是把亡人送过去,在助念团的念佛堂里助念,而我还有三个哥哥,他们都不信佛,要说服他们不容易呀。

2016年48日,我们怀着先看一看的心情到妙音助念团实地考察了解情况,并且请回了程晋林老师的助念心得讲座光盘和妙音助念团的介绍材料。助念团承接了一心关爱佛教安养院,位于北京市昌平区阳坊镇西北部的山脚下,周围环境清净优美。我们首先感觉到这里的空气比城里好很多,里面有念佛养老的房间,有临终关怀的房间,有往生助念的往生堂。设施齐全,考虑周到。接待我们的义工介绍说,自从成立助念团将近六年来已经帮助大约600多位亡人成功往生极乐世界。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北京一心关爱安养院

 

回家后我们把情况都跟父亲一一详细说明把安养院的视频也放给老人。父亲欣然同意愿意接受助念团的帮助临终的时候或者身体实在不能动的时候到一心关爱安养院。我们感觉到老人家的一个压了很久的心结终于解开了,身心都轻松很多。以前保姆经常说,如果你躺床上了,不能动了,我就走了,我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伺候不了躺床上的人。老人就怕老了没人照顾,所以多次肯求保姆:你千万别走,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的,向你道歉。这是近乎哀求的口气了!人老了,担心会被遗弃,多么可悲呀!我回头又跟三个哥哥商量,经过做工作,他们也都同意了。我们趁热打铁赶紧到妙音助念团签订祈请助念的协议。

回家我们开始看程晋林老师的助念讲座光盘真正了解什么是往生助念什么才是真修行。我老爸用平板电脑看的是文字版,他看了许多遍。对他真正发愿念佛求生极乐世界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从此以后,他不再怕死,因为他已经找到了不死的办法,往生净土的途径,他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往生极乐的三条检测标准:浑身凉透;通身柔软;头顶独热。因此老人家念佛开始精进起来,心情明显轻松。还跟保姆说,自己的工资不能乱花了,攒起来将来到安养院要用的。

在我们访问妙音助念团的时候听说助念团有每月一次的幽冥界皈依法会我们提出希望能随喜参加但是这个法会不对外只能是助念团的团员才能参加我们本来打算在父亲往生后参加助念团的现在既然因缘成熟就马上报名要求参加助念团。经过审查,很快得到了批准。端午节是我们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法会。在法会前几天,我爱人就梦到许多众生不停在说“幽冥界皈依法会,幽冥界皈依法会”。可能是家里的或者身旁跟随的众生都知道这个消息了,都希望参加法会。出发前我们礼请了家里的众生,然后再去我父亲家也礼请一遍众生,礼请大家都去皈依学佛。当天法会进行很顺利。

回头再说我的父亲,最近一段时间父亲的另一个变化就是双手经常在空中乱抓乱推,好像在跟谁打架,嘴里还说:这是什么呀。我们猜测父亲看见了阴间的众生了。下一次的皈依法会是安排在七月九日,我们打算继续参加。

七月八日下午我们下班回家的路上,接到保姆打来的紧急电话,说老人家摔倒在厕所了,神志不清,情况危急。我们马不停蹄赶到父亲家。这时我的三叔因为住的近,已经先一步赶到,把我老爸抱起坐在椅子上了。我们看到老人家脸色蜡黄,眼睛闭合,后脑勺有一个一寸多长的人字型伤口,伤口很深,不停地流血。三叔用了许多三七粉和棉花烧成的灰都止不住血,似乎老人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大家商量了一下,觉得老人今天晚上住家里是肯定不行了。过一会儿他睁开眼开始清醒,能说话了。我问父亲是去医院还是去安养院?他坚定地回答:不去医院,要去安养院。老爸是对的,这么大的年纪,到了医院又是抽血各种化验又是拍片照CT,然后打各种点滴,老人身体折腾不起呀!我拿起电话走到门外,心情分外沉重,怎么也按不下去。眼前的这个家父亲住了二十几年;想起父亲把我从小养到大,点点滴滴。多少的往事一齐涌上心头。我的电话只要按下去,那边就来车接人了。父亲就永远地离开这个家,再也不会回来了,跟永别一样,我舍不得呀!众人焦急的目光在看着我,不得已我还是鼓起勇气给一心关爱安养院打了电话,祈请临终关怀。

 

入住一心关爱安养院

安养院的田师兄接到电话跟我核实情况后说汽车立刻出发,估计1-2个小时后到达。一个小时后,我大哥来了,安养院的车也几乎同时到达。大家七手八脚把我老爸抬到担架上,再抬到面包车里。安养院的李保国师兄还拿出引磬,礼请家里的一切众生到安养院念佛堂学佛念佛早脱轮回。我们到达安养院差不多晚上十点钟了。安养院安排一位二十多岁的温双雪师兄来照看我父亲。我们看他很面善,放心了很多。我们跟温师兄说,老人就拜托您照顾了。他却恭敬的回答:不要这么说,我感激老人家给我一个修福报的机会。给老人安顿好,办好入住手续,再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了。饥肠辘辘的,我们才想起来,晚饭还没有吃呢。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摄于2016年710,入住安养院第三天。老人家头顶的伤口不治而愈。

 

第二天一早我们开车去安养院看父亲。安养院给父亲的伤口做了简单包扎,血已经止住了,老人家精神也好了一些能说话了但是脑子还有点糊涂总爱打瞌睡说几句话就闭上眼睛睁开眼睛一会儿又睡着了可是就这么迷糊的状态下他还是跟我们念叨往生极乐世界的三条标准浑身凉透;通身柔软;头顶独热。我们很感动,也说明他对于顺利往生抱有极大的信心。温师兄跟我们说,昨天晚上一夜都没有睡觉。老人家双手不停地在空中乱抓,似乎在跟什么力量打斗。被子、床单、枕头全部扔到地上去了。安养院有特别的办法,叫做“礼请众生”。晚上李春明等师兄多次来祈请老人家身上所附的众生到念佛堂去修行,请求大家放下生生世世以来所结的怨恨,不要障碍老人。第三天早上我们再去看父亲,惊讶地发现老人家头顶的伤口完全愈合了,而且是已结痂。包扎的绷带也去掉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安养院没有医生,他们只是做了简单包扎,也没有给老人缝过伤口。老人家还有几十年都没有治好的糖尿病,以前在家有点小伤口,几个星期都不见好。看到眼前自然闭合的伤口,我们都惊呆了。赶紧拍照片,发给家里的亲戚朋友,让大家放心。但是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个事情是真的,大家都说,前天摔的肯定是表皮,不是啥伤口。这时候我们更加理解什么是佛菩萨的加持力,什么叫做不可思议!而且我父亲再也没有双手在空中乱抓的现象了,估计那些众生都请到念佛堂去修行了。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入住安养院后2个月,老人家能自己行动了。一步一声佛号

 

来到一心关爱安养院真是一举多得呀!饮食方面,老人的饭量开始增加,到了第四天他能够自己在食堂吃饭了。父亲来到安养院是抱着马上就往生的心态来的。过了一个星期,好像也没有佛菩萨来接的消息,他就问我们:阿弥陀佛什么时候来接我呀?怎么还没有消息呢?又过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有佛菩萨的消息。我们就告诉他:不要着急,阿弥陀佛可能正在来的路上呢。如果阿弥陀佛还不来接,您就好好活着。如果来接了,您就赶紧登上莲台,他都答应了。

后来张晓霞师兄分析说你们知道为什么那天老人家会摔?因为第二天安养院的念佛堂要举办幽冥界皈依法会。老人家身上的众生一定听说了这个消息,这些众生不能再等待了。老人家必须要摔一下被送到安养院来,他们才能有机会来到念佛堂求皈依,现在皈依学佛的目的达到了,这些众生高兴了,他们也就不再障碍老人了,老人的伤口和身体自然就好了,我们觉得这个解释是合理的。

 

安心学佛念佛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摄于2016年820日 在房间敲磬念佛

 

过了一个月,父亲也没有接到佛菩萨来接引的信息就逐渐安心下来。有一天突然想到自己几十年来天天吃的降压药降糖药已经一个月没有吃了,也没有做什么治疗,可是发现脚肿消退了原来脚面是紫色的,肿的发亮,现在颜色也正常了,这是血糖下降的现象。量了几次血压都是在70-140之间这完全就是正常血压嘛。过了两个月,父亲居然能自己拄着拐杖走路了。在过道里一边拄着拐杖缓慢迈步,一边大声念着阿弥陀佛的名号,一步一声佛号,跟两个月前的临终状态真是天壤之别。父亲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我们自己如果不是亲眼看见都难以相信,难怪家里的好多亲戚都不信,我们拍了许多视频。转眼就到了中秋节我让老爸录一段视频在家里亲戚的微信群里说一说自己的情况视频长度有五分钟左右老人家一口气说下来没有任何重复的话语思维清晰条理分明、嗓音洪亮,把自己在安养院的真实感受都大致说出来。亲友们都为老人高兴有的甚至评论说,老人家是不是在给安养院做免费广告啊他们难以相信安养院有这么好!其实老人都九十岁了接近生命尽头可以说都看破生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哪里还会想着去做什么广告呢!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摄于2016年9月份,往生前5个月。安养院莲花池旁。

 

2016年1024日是父亲90岁的生日。安养院早就商量如何给老人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他们买了一个很大的生日蛋糕,常驻的义工们都来给老父亲祝寿。助念团的团长也来了,那天有一个临时来访的出家师父也来表示祝贺。看了护理的义工发来的视频,我们感动的直落泪。因为是工作日,我们要上班没办法陪父亲过生日。师兄们都是发自真心的关爱我的老父亲,特别是护理的温师兄,他的细心耐心和爱心远远超过我们这些亲生子女。我的父亲也不负众望,他用自己精进的修行来报答大家。温师兄跟我们说,现在老人家每天早上大约3点钟左右就醒了。然后自己穿好衣服,坐在床上念佛。一直到6:00左右温师兄来照看。当老人在房间有事需要帮忙时,不是喊人,而是大声喊阿弥陀佛。你还别说,喊阿弥陀佛威力最大,喊人名可能喊谁谁来,喊阿弥陀佛经常来好多人。只要他大声念佛,全楼道的人都听见了,甚至隔壁楼房的人都能听见,大家赶紧跑过来查看。老人家的脸色还特别好看,红润有光泽,基本没有皱纹。安养院上上下下常驻的大约有50人,居然很少人有我老爸这么好脸色的。他见了谁都是微笑,都是双手合十,一声阿弥陀佛。这么多的义工,只要跟他说过一次名字,他就都能记得,下次再见面都能叫出名字来。老老少少的义工和安养人员都喜欢他,老远就跟他打招呼。借用温师兄的话,我爷爷人气指数很高呢!

2016年下半年,安养院要编写一本让义工和安养人员说一说自己的心里话。许多义工都是因为有家人在助念团往生得到感化而发心来做义工的。很多师兄都是介绍家属往生的过程和往生的瑞相。他们都是写过世的人,唯有我的感言写的是父亲如何接受临终关怀而后来逐渐康复精进念佛至今仍然在安养院快乐生活的。我写的是活着的人,各有各的因缘,各有各的好。师兄们都随喜赞叹。安养院的赵连永师兄说:别人都是过世后用往生的瑞相度人,而我的父亲是活着的时候就开始度人了。我听了吓一跳!老人家这么厉害。我就问自己:度人,度哪些人?我被度了吗?通常,大家都以为老人家到安养院做临终关怀就是马上要走了,也就是几天或者几个小时的事情。我父亲用自己的生命在演说一切皆有可能。安养院来访的人很多,首先参观的就是我父亲住的关怀区,首先介绍的也是我父亲情况。父亲就是一本活的教材,后来我又想,父亲是一点一滴的让我们建立对净土的信心。如果不是父亲要做临终关怀,我们怎么会跟妙音助念团结缘呢?怎么会知道北京有一批如此发心为众生送往生的义工,进而我们也参加助念团?父亲在慢慢度化我们啊!每当有人跟我们说,不用老去安养院看老人了,有人护理就可以了。言下之意我们去看老人是多余的,费时费力。他们哪里知道其实是我们最受益,我们自己的感受最深了!

 

一点一滴安养院

我们只是周末才来安养院看望老父亲。平时上班。虽然我们来的次数很少,但是却总是有让我们心动的发现。我父亲刚入住安养院的时候,能开始吃饭了,解大便却成了问题,看着老人的难受表情,情急之下,护理的温师兄就用手去掏出来。后来再去找排便的药来吃。第一次也不知道该吃多少,就试着吃三粒。结果用量大了,老人直接拉在了床上,弄的被子床单裤子上都是。温师兄默默给换下来,帮老人擦净身体。后来有经验了,一次最多就吃1-2,问题就这样解决了。这些事情我们是听别的师兄聊天的时候偶然说出来的。温师兄本人从来就没提过,觉得只要老人舒服了,自己脏点累点都没什么。入住两个星期后温师兄因有事要去外地四天,安养院就安排刘乃燕师兄(女)来护理我父亲。谁知我老爸特别要尊严,坚决拒绝女性护理人员扶他上厕所。刘师兄把自己的老伴皇甫师兄动员来做护理。要知道皇甫也是六十多岁了,已经退休在家,当时还不是助念团的正式团员呢,居然能放下身段来义务护理老人。这四天四夜,皇甫师兄基本就没有睡过觉,白天要推老人出来活动,晚上要起来7-8次帮老人翻身上厕所喝水什么的。这是我父亲最难熬的时间,好像爬山快爬到山顶了,过后就平静下来了。所以我老爸始终念念不忘皇甫,有几天不见就问。有一次我们早上九点钟到了安养院,看见周宝双师兄正在给我父亲泡脚做足底按摩,已经做一个半小时了。周师兄说,她以前给自己的母亲做过足底按摩,有经验。我说我老爸一只脚有脚气的,让她要给自己的双手消毒。她回答,没事,脚气不会传染的,要不然老人另一只脚早都传上了。还是这位周师兄,有一次吃完午饭,我爱人就把我父亲推轮椅出去了。老人吃饭难免掉点饭粒什么的,周师兄刚好路过看见,从地上捡起来直接放嘴里吃了,连吹一下土的动作都没有吹。我生怕看错,盯着她的嘴看,看见她还在嚼。看得我目瞪口呆。这些师兄们对老人的爱心,胜过我们亲生子女千万倍。所以我姑姑来看望后就说:我看一眼就知道了,这里的人对老人是真心的,跟别的养老院不一样。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安养院的师兄们时时看望我老爸,陪同念佛,给与鼓励和加持

 

关怀区还住着另一位姓师的老人。这位老人已经全身瘫痪了,只有左手还能稍微动一点,气管在医院治疗时被切开,不能再说话了。吃饭要打成糊状鼻饲,护理人是王民师兄。为了不让老人身上长褥疮,平均每两个小时要翻一次身,为了增加热量,喝的水里加姜粉。感觉老人的脚心凉了,就给贴热贴。我们常常路过他的门口,看见王民边给老人换洗,还边给老人讲开示,要老人放下对世间的执着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老人入住一年后往生,十二个月,三百多个日日夜夜,王民师兄就这样的护理。更难得的是我们每次看见王师兄,他都是笑呵呵的,没有一点烦恼的样子。

 

助念团的往生堂每个月都有(现在平均每月送20多人)在这里经过助念往生极乐世界。宣布往生成功后,义工们会给亡人擦洗净身换衣服。有一次我们看见冯中师兄带几名义工打一盆水进去,估计是给亡人擦洗和做往生探视。过一会儿我们看见冯师兄她们在食堂吃饭,居然连衣服都没有换。好像刚才她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当时就想,师兄们刚接触过亡人,难道心里就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平时我们在路上看见灵车路过都觉得忌讳。这里的义工们看见亡人来祈请助念,个个都精神昂扬往上冲,都是跪在地上助念。大家看见亡人经过助念后的瑞相都非常欢喜。我父亲就是这样一次一次的受到感染,对佛的教导欢喜信受,知道念佛能出离生死。既然没有死了,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摄于2016年104日 一心关爱安养院后山

 

人人都应该学佛念佛

经常有朋友同学在跟我聊天中说到自己的父母,都为老人晚年而发愁。其实大家都是多少有孝心的,最起码都希望老人生活幸福。老人怕死是相同的问题,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死后会去哪里。我们现在年轻一些,好像还没有面临死亡的威胁。许多年前,我听我的大姑在临终前跟人说:心里很害怕不知道以后会去哪里。可见人同此心。我们做子女的,如果真的想孝顺父母,就要从父母最关心最害怕的地方下手。孝顺不一定就是买肉给老人吃,买名贵的衣服给老人穿,或者带老人去国外旅游,住高级房子吃多么贵的饭菜。能帮助老人开心的生活,从容面对每一天,就是孝顺。如果能给老人讲生死的道理,让老人发愿学佛,脱离生死苦海究竟成佛,这才是最大的孝顺。要做到这一条,首先需要我们子女发心学佛。只有我们自己学佛了,有一点哪怕微小的体会,才能跟父母说出成佛的道理来。在一个家庭,如果有一个人念佛成佛,那该有多么大的荣光!这个人成佛,首先护佑的就是我们这个家庭,我们子子孙孙都受益无穷。所以即使从自私的角度来说,我们也应该学佛,也都应该劝父母信佛念佛。

有一天我有缘再次遇到放生团的杨师兄说到我父亲的事情,对她当初介绍我结缘妙音助念团表示非常感谢。杨师兄真诚的说,这是老人家自己的福报。你们是第三个家庭跟我反映妙音助念团这么好,有太多的老人都没有这个福报。我们就分析,我的老爸是怎么修的福报呢?如果可能的话,让大家都学一学该多好呀。可惜我们没有神通,不知道老人家过去世是怎么修的。单从他的现世来说,他在工作上什么事都不跟别人争,本本分分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以前在单位上班跟同事关系都很好。他年轻时跟我姥爷学会了针灸和中医,医术还相当高,邻居朋友认识的不认识的许许多多人都来找他看病,父亲从不收钱。父亲虽谈不上悬壶济世,但是在那些缺医少药的年代里义务治病救人,实在是大善行。种种的善行可能成就了今天的福报。另一方面,父亲生活上清心寡欲,年轻时喜欢打坐,而且经常一坐就是半天。有师兄说,这也跟前世修行有关。

 

往生前的一些梦境和往生过程:

下面我把老人往生过程说一说,给大家做个参考。冯中师兄说,北京妙音助念团都是严格按照佛制和祖师大德裁定的三条往生标准来确定往生的。其它往生示现不能作为判定往生与否的依据。

上文说过,老人家2016年7月初入住安养院。整个7月份过的非常漫长,是老人在安养院的适应期。

8月份开始习惯下来,开始安心念佛。

9月份到10月份经常跟我说,有时候晚上在房间念佛会看到往生堂的佛像放光。有时候会看到自己房间的佛像放光,有时候会看到房间里面地上或空中有莲花。

11月份中旬,我问老人家,您念佛的时候杂念多不多。他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大声回答:没有杂念!有什么杂念呢?

12月中旬,父亲跟我说:我现在晚上念佛,经常看到空中有阿弥陀佛像,模样跟墙上挂的一样,但是我看到的佛像眉间的那颗星特别明亮,而且是白亮白亮的。右手是90度向前弯曲,不是垂下来的。

2017年17日(往生前32天)早上八点钟父亲悄悄跟我说:我今天早上念佛看到西方极乐世界了,看见了许多莲花,许多菩萨,我感觉佛差一点就托我上去了,我差一点就成就了(老人家还用手示意,做了一个托举的动作给我看)。

1月14日(往生前25天)父亲跟我说,我现在白天念佛也能看到阿弥陀佛像,只要念就能看见,而且现在是同时看见三个一模一样的阿弥陀佛,看到佛的右手是垂下来的了。

1月24日(往生前15天)是星期二,我们平常都是周末去看老人,平日要上班。这天下午我们去安养院。父亲一见面就跟我说:你果然来了,我上午11点钟的时候就看到你会来。其实事先我们跟谁都没有说过要来安养院。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摄于往生前19天。在楼道大声念佛,求佛接引

 

再说一说我们的梦境

2017年118日(往生前21天)凌晨,我爱人连续两次做相同的梦,梦见我老爸坐在安养院床上,高兴地说:我能去极乐世界!我想老人家往生的机缘可能成熟了。与此同时老人家就开始食欲减退,身体机能开始慢慢衰退,并且心情变得非常烦操,要求义工师兄不停地推轮椅进进出出。我们看他念佛少了就很着急。团长看在眼里,除夕那天团长特意找我们说:修行是修自己;不要逼老人念佛;要顺其自然。我们去问赵连永师兄到底我们应该怎么修,赵师兄说:你们自己首先要放下,你们一天到晚在念叨老人,老人那边都能收到信号,他能放下吗?赵师兄还说,正念就是一句佛号阿弥陀佛,你想让老人预知时至那都是杂念。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摄于往生前19天。目光炯炯,深信切愿,令人感到强大的气场

 

2月2日(往生前7天)凌晨我连续做了三个一样的梦,都是梦见老爸从轮椅上站起来,一步迈上七宝莲池飘过来的莲台,转眼间老人的身相显现成阿弥陀佛的样子坐在莲台上。第三次醒来看表是2:45分,梦境非常清晰。我们再次感觉老人要舍报了。

2月9日,老人呈临终状态,但是始终意识清楚。接到安养院刘慧师兄电话我们下午三点赶到安养院,当时刘慧师兄和赵连永师兄不断给老人做开示,帮老爸提起正念,让他放下万缘一心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我看到老人脸上多次显现笑容。我赶紧把一粒事先准备好的甘露丸放到老人嘴里,帮助老人保持头脑清醒,提起正念,所以老人到临终时意识始终都是清楚的。晚上6:58分,马师兄看老人的呼吸基本停了,就赶紧叫刘慧师兄过来。刘慧师兄抓住最后的时间大声开示:老爷子,莲台就在眼前,老爷子登上去!老爷子好样的!老爷子真棒!7:00老人安详停止呼吸。随后安养院立刻安排助念,正好老爸是助念团有记录以来的第700位往生者,当晚赶来助念的师兄都特别多。皈依法会非常庄严隆重。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师兄们直跪为我父亲助念

 

2月10日下午4点多钟开始助念后探视。我们心里还是很紧张,就在一区的楼道大声念佛,我们要用佛号来压住这个紧张的杂念。这时我突然睁着眼睛清晰看见父亲坐着莲台从西边虚空飞到我的眼前,消失;再次飞过来到眼前,再消失,就是这样重复的显现很多次。莲台和人像的大小跟往生堂的地藏王菩萨塑像一般大,但是穿着在世时的衣服。一直到田颖师兄叫我们下去,说是首探往生。我们的心才放下来。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2017年211日上午11点钟回向法会结束。老人浑身柔软,通身凉透,唯头顶独热,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确定无疑。

 

2月12日上午11点举行告别仪式。团长讲了25分钟,种种的赞叹,并说我老爸的寿命是佛菩萨给延长的。讲话结束,我们把老爸扶起来。在场的所有亲友都是第一次看到过世四天,在冰棺里零下18度存放三天的遗体居然浑身柔软,双腿能盘起来,头顶仍有余温。而且我发现,当天老人家头顶的温度比10日下午探视时的温度还高,脸色更加有光彩。不知是不是老人家在极乐世界加持自己的肉身来度化亲友们。难怪一些亲友当场说,他们将来也要这样走。表法果然能度人呢!

2月12日下午1点父亲的遗体在昌平火化。火化时我们在火化房门外念佛。我在合眼念佛的时候忽然看见父亲坐在莲台上左手放在腹前,右手挥手微笑着向我告别,这个现象持续了很久。直到火化结束时看见父亲坐莲台缓缓升到云端。我们把骨灰抱回安养院,赵连永师兄和张莹莹师兄帮忙从骨灰中拣出25粒舍利子,其中有一粒非常晶莹圆润,赵师兄说这粒最好。我们是第一次经历家属往生,感觉非常殊胜,自己亲身经历的往生跟看别人往生感觉真的不一样。

到我今天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父亲往生已经整整12天了。虽然说,老爸已经去了极乐世界,可是我还是很想念老人家。但是我没有悲痛、没有遗憾、只有思念。我现在终于体会到“极乐世界是我家”的意思了,因为我老爸就在那里。老爸说过,将来要亲自来接我去极乐世界的。我一定好好修行到时候去极乐世界跟老爸团聚。老爸还说过,一心关爱安养院所有的义工师兄们往生的时候,他都会跟阿弥陀佛一起来接引。我和师兄们都期待着再次跟您相聚的那一天!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火化结束后拣出的舍利子。其中最下面那颗最圆润。

 

对助念团的思考

后来我又见到了放生团的杨师兄。我跟杨师兄谈到临终助念的事情她说曾经听说有很多人发心出来做助念但是做着做着就坚持不下去了就退心了因为遇到的困难太多个人单打独斗很难做好助念所以成立助念团是最好的办法而且要求带头的人发心要纯正。现在我把自己对助念团的一些粗浅的认识写出来,供大家参考,以北京妙音助念团为例:

首先助念团的分类有多种可以分为坚决发心和随喜发心的坚决发心的比如北京妙音助念团,只要接到符合条件的亡人,坚决要把亡人送到西方极乐世界不达目的决不作罢。随喜发心的比如就规定持续念佛几个小时或十几个小时到时间就走人也不管探视不管是否往生极乐成就,所以随喜助念的效果就难说了。

另一种分有固定场所和无固定场所的两类。这两类只要是勇猛发心的,我们都随喜赞叹。比较而言有固定场所助念条件当然好很多有自己庄严的往生堂助念的环境条件比较好助念的师兄们累了可以有休息的地方大家排班助念保证助念时人人精神饱满嗓音洪亮,肚子饿了也有吃饭的地方往生堂内几乎天天有人念佛常常有人往生极乐世界所以佛菩萨加持力都很大气场明显比外面好很多,送往生相对会更顺利。至于无固定场所的助念团好处是可以到亡人家里到医院或殡仪馆等等所有需要的地方去助念,方便了另一类亡人。这类助念对助念团队要求更高,要求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其不利之处在于这些地方存在不确定性,外界的干扰和难以预料的困难比较多。如果是在家里,比如身处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大家都住楼房,平时家里装修有点噪音邻居都不愿意。如果他们发现把亡人放家里而且找一帮人白天晚上敲磬念佛,多数人都不会理解。他们出来反对或者投诉或者报警,助念就自然无法进行。对于助念团来说,如果能坚持把每一个亡人都成功送到极乐世界,大家都会心生欢喜,都会设法支持。如果一次再次中途退却或因各种原因没有送成功,那么大家自然会生退心,这个助念团自己就会解散。北京妙音助念团就是明确承诺,一旦接下符合条件的助念祈请,全体团员一心一意不怕苦不怕累,一定助念到满足上面三条往生标准才作罢。因为每次助念都成功,所以参加助念的团员人人都欢喜无量。那些80多岁,90岁的老人都愿意参加,连我老爸也随喜参加过几场助念。只是我老爸听力不好,念佛嗓门虽然很大,但常常跟不上节拍。我本人多次随喜参加了助念班次,才体会到每次助念不是为亡人助念,而是为我们自己助念。那些开示词都是说给我们自己听的,以前我们听程晋林老师说这样的话还不理解,只有自己参加过助念才能体会到。

第二对于确定什么才是往生的标准上面提到的三条标准都是祖师大德说的有圣言量做依据。我们大家都没有神通,都要靠实际探视来确定往生与否。但是又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去探视的。对于像我这样刚刚入门不久的团员需要明白自己是否有胆量有资格去探视这个亡人是否往生成就。我刚开始时连参加助念都害怕,不敢面对亡人,更别说去探视体温了。北京妙音助念团要求必须是经验丰富的团员才能有资格做探视,每次都是五名以上的资深的团员独立探视,一致确定完全满足三条要求才宣布往生成就,助念才能结束。否则会一直念下去。而且要求探视人员完全吃素,平时喝酒吃肉的人严格禁止参加探视。像我们一般在单位上班,在食堂吃饭,虽说尽量吃肉边菜,但是素食跟肉边菜还是不同。肉边菜里充满肉味,有杀气怨气在里面。北京妙音助念团有自己的食堂,保证大家天天都是吃素食。

第三助念经验的总结也很重要到本人写这篇文章为止的今天北京妙音助念团已经成功帮助700多位亡人往生极乐世界。肯定还有难以计数的无形众生也随同往生或者得到超拔。经过助念,这些亡人个个都有往生瑞相。即使有这么丰富的经验,助念团也还是在不断总结提高。团长很慈悲,对大家的要求很高,期望也很高。在每月一次的义工大会上,团长都呼吁每个团员要跟上团队的发展步伐,人人都要学会助念,尽快掌握各种助念技能。就拿敲磬来说,我原先觉得敲磬很简单,只要能敲出声就可以了。现在才知道这一把磬是助念的指挥棒,助念的气氛要靠这把磬来调整激发,能敲好磬不容易,也能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出我们自己的修学水平。我现在发心要学敲磬,一点一滴的学。

第四助念团如果能有自己的安养院就最好不过了。最好是人还没有咽气就送来安养院,在安养院用请众生的办法,减轻临终的痛苦,让人走的安详。就我的父亲而言,他是在临终的时候送来助念团,后来住在临终关怀区随时准备助念往生的谁知到了这里身体慢慢恢复了而且越来越健康。这个跟安养院的气场很有关系。如果当初是送医院或在家里可能早都过世了。老人家在这里好好的活着,精进念佛,又过了七个月,往生的品位肯定更高,这样不是更好吗?这里24小时随时都有人值班,只要说一声助念人员立刻就到达。如果助念团人员都分散居住,就不可能有助念人员随时在身旁待命。在北京这样交通拥堵的城市,如果临时叫人来助念,路上走2-3小时是很正常的事情无形中就耽误了助念的时间

第五关于家属是否参加助念的问题,其实对于绝大多数的家属来说根本也不知道助念是怎么回事基本上都是家里有一二个人学佛通过做各种工作得到全家同意才祈请助念的家属愿意参加助念的都很少,北京妙音助念团有过许多这方面的经验,难得有的家属愿意参加助念但是家属看到亲人走了悲痛难忍就在助念现场大哭嘴里说的都是种种的难舍难离种种情执在这个时候都完全暴露出来我们娑婆世界的众生就是因为执着于情执而不能出离轮回苦海,正所谓情不重不生娑婆。家属一哭,那边的亡人身上的热点立刻就往下走,亲人参加助念反而增加了助念的难度。后来妙音助念团就规定家属可以参加皈依法会,但是不允许参加现场助念,家属就在家里等待助念的结果。就我自己来说,虽说也学佛有几年时间了,但是在2016年710日跟我父亲一起念佛,当时看到父亲呼吸越来越弱,以为老父亲真的马上要往生了,止不住悲从心起,泪流不止。后来分析还是自己舍不得父亲走,可见我平时修的多数是嘴上功夫,一个模拟考试就原形毕露。所以我就决定不在现场参加父亲的助念,助念团比我自己做的好太多了。如果是上门助念的助念团,估计他们是允许家属参加助念的。

第六,是不是跟助念团签订祈请助念协议就万事大吉了?不见得。赵连永师兄说,有不少的人跟助念团签了祈请助念协议,过世了却无法送来助念,尽管签订助念协议的时候是全家一致同意的。其中一位老居士学佛20多年,受过菩萨戒,全家一致同意签订了助念协议,可是过世了却还是无法送来助念。虽然我们可以说是老菩萨自己福报不够,但是作为家属子女,是不是也要考虑一下有没有需要自己改进的地方,为老人家增福增慧?就我们自己来说,我们给老爸签订助念协议后很快就报名参加助念团,6月份参加了月度的幽冥界皈依法会。我老爸身上的众生知道79日有一次月度皈依法会,就让他摔一下,8日晚上就送来安养院,这样大家就都可以参加皈依法会了。可以说,我老爸是那些众生把他送来安养院的。这些众生都是善缘,都是来成就老人家往生极乐世界的。我们要感恩这些众生,问题是我们作为家属的,要知道为这些众生做利益,把恶缘或不善的缘转为善缘,转为菩提伴侣,大家同出苦轮。如果家属不知道怎样为父母修福,你可以来安养院做义工,来写牌位,一定要跟这里的护法菩萨结缘。

七,肯定能往生成就吗?有的居士跟我说,许多人生前都没有闻到佛法,根本都不知道阿弥陀佛,没有具备信愿行三资粮,善根福德都不具备,他们家属祈请助念,你们助念团怎么能保证亡人能往生极乐世界?这个问题很严重,而且是搬出祖师大德的要求来了。其实如果看过程晋林老师的助念光盘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问这个问题的人只是看到我们眼前亡人没有念佛的因,却没有思考这个亡人过去世种下的因。能够在临命终时得到助念团的助念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因果,都需要极为深厚的佛缘。祈请助念这个果需要有过去无数世修行的因来成就。祖师大德告诉我们说,一饮一啄莫非前缘,就是说连喝一口水吃一口饭都需要前缘,更何况是出离生死的助念大事呢?如果没有过去无数世的念佛修行,他(她)怎么可能在临命终时得到助念团的帮助?就北京市来说,每天有多少人过世,又有几个人来祈请助念?助念团自然是没有能力送往生,都是靠阿弥陀佛的愿力加持,助念团只是启发亡人的信心,亡人是在助念团的劝说和助念下也发愿念佛求生极乐净土,感应道交。我们没法看到亡人的灵魂在念佛,但是亡人往生后用瑞相告诉我们他(她)已经往生成就。这个瑞相无法作假。北京妙音助念团的大多数团员都是因为这个瑞相而得到感化,发心学佛发心参加助念团,一心一意为助念,任劳任怨。

八,关于助念收费的问题,北京妙音助念团对于临终助念这一项完全免费。而且明确规定不接受家属的捐赠,连水果的捐赠都不收。曾经有居士问我,如果不收费,怎么维持助念团的生活呢?大家的心情是怕助念团没饭吃不能生存下去,这是从我们凡夫立场来看待助念团。如果从佛菩萨的立场来看,我们做助念是为阿弥陀佛办事啊,是送人去成佛成不退转菩萨,是为众生做最大的善事,只要我们发心纯正,阿弥陀佛一定会加持的,护法菩萨也都在加持,助念团的饭食都是阿弥陀佛送来的,我们不用去担心。

 

结束语

文章写到这里该结束了。上面是我本人一点粗浅的见解和感悟,不代表北京妙音助念团的立场。有不妥之处请诸位大德给与批评指正。至诚感恩!阿弥陀佛!

径登莲台 助念心得 ——记我父亲陈德元老菩萨往生经过及我们的一点感悟 - 北京妙音助念团 - ———北京妙音助念团———

 

摄于往生前约1个月。我们西方极乐世界见!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